专访魏雪漫:对年轻人心怀敬畏 那姐教我很多

已有 1471 次阅读  2014-08-26 01:15   标签华语乐坛  腾讯娱乐  年轻人  魏雪漫  音乐剧 

(8月22日),《中国好声音》盲选大结局“乱入”一位大牌学员,不少眼尖的网友已发现她是《百变大咖秀》里指导很多歌手和明星的声乐老师。没错,这位“来头不小”的魏雪漫确实是在15年前就已出道的“发片歌手”,只不过因歌手事业发展触礁,后转入幕后和音乐剧表演。那么,这样一位明星的“声乐老师”究竟是出于什么理由“再次出发”?

魏雪漫:其实我没有理由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

看过上周节目的网友,应该还记得齐秦(微博)、杨坤、那英为她转身后的一刻,杨坤面露惊呆的表情“你是魏雪漫吗?”其实,魏雪漫是和杨坤几乎同期出道的职业歌手,并且在2001年和2004年发过两张个人专辑,从艺15年的她此番再出发,以一个学员的身份站在昔日“战友”杨坤面前,着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“已经在华语乐坛有了一定成就, 魏雪漫,你为什么会来?”杨坤很不解地问道。带着这个疑问,腾讯娱乐记者对她进行了电话采访,魏雪漫坦言,站上《中国好声音》舞台确实是个很纠结的决定。

腾讯娱乐:对您来说,决定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是一个痛快的决定吗?

魏雪漫:当然不是,其实去年导演组就有联系我,但去年我就比较坚持不太可能来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。今年好像不只一个导演组,而是好几个导演组,通过不同的方式,包括他们认识的我们共同的朋友都在找我,一个星期里面我可能要接三五个朋友的电话,他们都劝我来试试吧。比如我的好多师弟师妹,他们其实都参加过音乐比赛,谭维维(微博)、曾一鸣、金池都是参加过,反正大家都很怂恿我、鼓动我吧。后来我就跟导演说先试试吧,反正从开始选歌到上舞台,是很随性的节奏。

腾讯娱乐:导演组和您的朋友是如何劝说你的?

魏雪漫:其实我一直找不到来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的理由,因为我不想再做唱片,不想再做歌手。后来想啊想,想了很久。因为以我的性格是根本不可能来参加比赛的,从小到大我只参加过演讲比赛、朗诵比赛、各种各样的短跑比赛,从来没参加过歌唱比赛,我本来想的是,等我老了,或者60多岁的时候,演不动音乐剧了,我可能会去参加歌唱比赛,那个时候我可能什么都不怕了,只是去享受那个唱歌的乐趣。

腾讯娱乐:为什么会这么怕参加歌唱比赛?

魏雪漫:现在的我和年轻时的我很不一样,以前是怕别人看不见,尤其是做唱片的时候。现在是很怕过度被人看见,因为我会觉得被人过度评价是不安全的,这是其一。其二就是我不喜欢竞争的环境,我觉得竞争会容易让人的心被扰乱,如果心不够定、静的话就会很扭曲,所以我不喜欢竞争的环境,在任何时候都不喜欢。我觉得人应该自然地呈现一些,自然的呈现和存在就会很美,但是如果你非要为了一个目的、一个决定、一个结果去争,我觉得这个能量它本身就是紧张的、恭谨的、紧缩的、不流动、不美。

腾讯娱乐:其实您要比其他学员资深很多,可以说是他们的大前辈,可以说你们根本不在一个level吗?

魏雪漫:完全没有,尤其在转身之前,就是我的恐惧期高涨的时候。首先我已经有六七年没有唱过流行歌了,我一直在唱音乐剧,甚至听课都听得很少,我听到的会唱的,耳朵里有熟悉的旋律的流行歌,都是从我学生那里听来的,更不要说唱了。而且我一样会怕导师不转身,我有什么理由坚信他们就一定会转身?而且我在心被扰乱成那样的情况下,那么紧张,根本不知道我会唱成什么样,因为现场就是这样的,不知道现场会发生什么。

另外,我对这些年轻的学员真是心生敬畏。我很愿意融在他们当中,跟他们一起做这件事情(一起唱歌),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体验,我并不认为我比谁好,我一点都不这样看,我认为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不可替代,也不能够去比较,即使我从事音乐很久,但是现在的人一个比一个有天分。

腾讯娱乐:节目中,四位导师在跟你聊天时他们有一点那种诚惶诚恐的感觉,或许是因为您自己就是老师,他们觉得不知道能教什么吧?

魏雪漫:我自己在生活中,我的学生在很多方面都是我的老师,并且我非常认同,碰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我的老师,我不知道我会在他们身上学到什么,更何况今天在我面前的这四位导师,无论是从职业经历、还是个人修养、修为来讲,我非常确定我可以跟他们每一个人学到很多东西。只是说当下那一刻,我注意到只有那姐一位明星,而且她的能量非常高,我自己又是一个能量很低的人,所以我选了那姐,我就想有机会去亲近她,看看她的那个高能量在平常生活中是怎么展现的,事实上到现在为止,虽然时间很短,我们按天为计算单位,仅仅十几天的时间里面,我已经在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腾讯娱乐:比如说是学到了什么东西?

魏雪漫:我能感受她的高能量,非常具化的一个画面就是,她很像山涧奔流而下的溪水,有能量,扑面而来,时不常就溅起水花,没有东西可以阻挡她,溅起的水花就是她的智慧、幽默、她的灵动,这就是那姐给我的感受。另外就是她在专业上的修为,她对每一个人的教授都不是在做秀的,如果学员有问题,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,排练的时候,我们跟乐队的沟通,跟音响的沟通,都是以那姐为桥梁,我们都倚赖她,她都会很快或者很早就发现问题,这些都是作为一个音乐人非常全面专业的素养。这个是时间积淀出来的,我们一定是可以去学习的,而且她整个人非常积极,这都是我学到的。

魏雪漫:曾因被合约“捆绑”受抑郁情绪所扰

在和她聊天的过程发现,“怕”,确实是魏雪漫一个很明显的性格特征。她似乎从小就不习惯“与人竞争”的环境,再经历了“想被人看见”到“躲避观众”的人生体验后,魏雪漫找到了事业的新出口,音乐剧,这也重新点燃了她对事业的热情、对生活的希望。

和她的交谈中,记者做一个大胆的猜测,魏雪漫虽然找到了新的“表达方式”——音乐剧,但是从头到尾,她都未能真正从以前的“抑郁状态”中走出来,或许只是放下了对名利的追逐,把人生经历分割成一段段“有趣”的体验,而现在的魏雪漫早已能在不同的人生“体验”中活得淡然、恬静。 因而,对于网友的质疑,魏雪漫除了能理解,更能坦诚相待。

腾讯娱乐:节目播出后,势必会有一些质疑声。

魏雪漫:因为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赛制就是这样,我一定要赢得导师的认同,那么我就在转身的那一刹去展现我那一点点天赋,看能不能获得他们的认同,如果可以的话,那么就会被更多的人听见我唱歌。如果我唱歌让他们有所触动,无论是喜欢或不喜欢,他都会开始注意我这个人,可能就会注意到我现在在做什么,或者,尤其是我未来会做什么,其实播出的节目里把关于梦想那一段给剪掉了。我的梦想就是有一个水边的大木屋,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,立山向水,在那可能有一个工作室,专门就是迎接像你们这样在城市里快速工作、压力很大的人,工作一年当中有那么一个星期的时间,到我这里来,然后休息,我作为一个陪伴者,可能会用到艺术治疗,会用唱颂去帮人恢复能量,等到大家都休整好了,再去回到自己的生活状态,这就是我的梦想。

腾讯娱乐:从出道到现在,您的心性和性格好像都发生了很多改变,这些年,有什么事件对您有深刻的影响吗?

魏雪漫:如果说我刚刚进入行业的时候,还有很大的傲慢、很多的无知,那么现在我可以说我比过去谦逊了很多。第一个就是在唱片业的七年,我三年发两张片,剩下四年一直在等待,然后我什么都不能做,我只能每天要努力地保持竞技状态,所以我只能每天不停运动,然后不断的让自己找机会练习,但是我是没有地方可以去唱歌的,那四年过得非常可怕,可能是我人生到目前为止最迷茫的时候。然后当我觉得生命就正在开始枯萎的时候,我遇到了音乐剧,音乐剧重新点燃了我,音乐剧是我这一辈子长到现在为止最让我觉得有幸福感的一件事情,我觉得它救赎了我,它完全就是一个救赎。然后我学心理咨询,去了解我自己的心,了解人的行为,然后去帮助我理解世界,然后最近的三年,我跟着德国老师,全世界德国、美国、英国的老师去学动作、舞动治疗,大家把它叫做动作治疗,其实是舞动治疗,这三年的时间里面我要学习,同时我要治疗我自己,因为我们有要求,要被治疗几百个小时,是认证的其中的一个条件。这个被治疗的过程是我重新成长的过程。

腾讯娱乐:冒昧地问您一句,那段时间您有过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吗?

魏雪漫:就像感冒一样,有一段时间其实我都处于抑郁态。我觉得是在做唱片这七年当中的后四年中不断反复,有的时候我又会给自己打气,你要知道四年的时间是不短的,四年都处在一个你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改变现状的情况中,可是你又没有,因为我有约在身上,我现在回忆我那四年,就像身体被绑住了一样。2001年发片,然后2004年又发了一张片,等于2001年到2004年中间这两年的时间就有出现这样的状态,但是它都还在走,还在工作,然后从2004年到2007年,我第二张片基本上就没宣传过,媒体上做宣传,基本上工作是处于停止状态。然后到2008年接触电视,同年我也参演了第一部音乐剧就是《蝶》,三宝老师的一个作品。

腾讯娱乐:从唱片业转到音乐剧,是有圈内朋友推荐吗?

魏雪漫:机缘巧合,是因为我的妹妹谭维维。当时她想演这个戏《蝶》,特别想演,然后她每天回来就跟我说,姐姐你不知道这个戏有多难,我告诉你特别难,我根本唱不了。我就很好奇,我就跟她去看,跟她去看排练。我一看就觉得没有想象的那么难;第二,我非常非常地喜欢、无比地喜欢,即便真的很难,但我就是有一种冲动要学!然后我就开始义无反顾要加入,哪怕要我演B组(候补组),我天天去坐冷板凳都可以,哪怕你不给我演出费都没关系,反正我就觉得一定要演这个戏。之后我就开始正式接触音乐剧了,只要有机会我就一定会去面试。我面试的第二个戏就是《白日梦》,而且是在主创时期,就是可以由我来创造,创作这个角色,而且我遇到了一个很牛逼的导演,他就是我的救赎者,他叫周申,他很有名的一部剧是《驴得水》。就是他在我半死不死的没死成的时候点燃了我,是创作人生被重新点燃的那种感觉,我一下就觉得原来工作是应该是让你觉得燃烧,而不是让你每天都在里面枯竭,工作是要让我们更有能量的,这是我现在需要一种的感觉和状态。

分享 举报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热门日志导读